当前位置:365pw科技重审!王老吉商标纠纷案一审存重大缺陷,曾让加多宝赔偿14亿
重审!王老吉商标纠纷案一审存重大缺陷,曾让加多宝赔偿14亿
2022-09-18

7月1日晚间,加多宝在官方微博发布与王老吉商标侵权纠纷案发布声明,声明称最高人民法院裁定书认定:一审判决采信的证据在内容与形式上均存在重大缺陷,不能作为认定本案事实的依据。撤销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2014)粤高法民三初字第1号民事判决;本案发回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重审。

资料显示,2018年7月27日,白云山控股股东广药集团于发布公告称,近日收到广东省高院关于“王老吉”商标法律纠纷案件的一审《民事判决书》。根据判决结果,广东加多宝饮料食品有限公司、浙江加多宝饮料有限公司、加多宝(中国)饮料有限公司、福建加多宝饮料有限公司、杭州加多宝饮料有限公司、武汉加多宝饮料有限公司赔偿广药集团经济损失及合理维权费用共计14.41亿元。就该判决,当日,加多宝发布声明回应称,不服该一审判决,将立即向最高人民法院提起上诉。

网友评论

来自1206次元 :没有加多宝,就没有凉茶的今天

王迎-:支持加多宝,加多宝这些年真的不容易,各种官司、各种风暴,单纯的希望加多宝越走越好。希望一个民营的民族企业能走下去,希望凉茶这个民族品牌加多宝能经营好。

来我家玩吧wo :我天…我一直以为是王老吉先…十几年了

动漫头像 : 和其正:你们俩继续打

谢很神秘 :我啥也不知道 反正我个人觉得加多宝比较好喝,王老吉有股板蓝根的味道…

延伸阅读:

王老吉商标之争五年,加多宝欠14亿被曝资不抵债,曾陷断供停产危局

商标恩怨

加多宝和王老吉的恩怨已经持续了近8年,在8年间,广东加多宝和王老吉背后的广药集团,至少进行了三个层面的大战——红罐之争、商标之争、广告之争,而围绕这三个层面的,还有不计其数的价格战与口水战。

其中,影响最广泛的“红罐之争”始于2012年,广药集团和广东加多宝饮料食品有限公司分别向法院提起诉讼,均主张享有“红罐王老吉”包装装潢权益,并诉指对方侵权。彼时,双方为了红罐之争可谓不遗余力,除了双方各自的诸多专利证书、广告凭证、合同等作为证据之外,社会各界的法学权威也在此案中分成两个阵营,为王老吉和加多宝站队。在时隔5年之后,2017年8月16日,最高人民法院终审判决认为,广药集团与加多宝公司对涉案“红罐王老吉凉茶”包装装潢权益的形成均作出了重要贡献,双方可在不损害他人合法利益的前提下,共同享有“红罐王老吉凉茶”包装装潢的权益。

在红罐之争之外,双方的商标之争涉及面则更加长久。

1997年,广药集团与香港鸿道集团签订了商标许可使用合同,授权鸿道集团子公司加多宝集团在国内销售红罐王老吉,2000年时再签合同,双方续约至2010年5月2日。

随后,在2001年至2003年,时任广药集团副董事长李益民累计三次收受香港鸿道集团董事长陈鸿道的300万港元贿赂,并于此后签订了补充协议,以低廉的价格,将王老吉商标的租期延长到了2020年。

很快,2004年,行贿事件败露,李益民和陈鸿道先后被抓获,但陈鸿道在2005年取保候审之后外逃。

由这一行贿案带来的更重要问题是王老吉商标的贱租争议,由于补充协议中租用商标的价格过低,在2010年原协议结束后,广药集团便开始通过各个渠道申请,要求裁决加多宝的补充协议无效。

2012年5月,中国国际经济贸易仲裁委员会作出裁决,判令补充协议无效,加多宝在2010年之后再使用王老吉商标的行为被视为侵权。

2014年,广药集团向广东省高院提起民事诉讼,要求判令加多宝赔偿2010年5月至2012年5月期间侵犯王老吉商标权给王老吉带来的经济损失共计10亿元,此后又将赔偿增加至29亿元。根据一审判决,加多宝方面共需赔偿广药集团经济损失和合理维权费用共计14.4亿元。

停产风波

输了官司的加多宝,在这之后就走上了下坡路。

这其中有王老吉与加多宝的价格战因素,也有商标红罐之争带来的影响。2012年,加多宝的批发价格尚为72元/箱,但在跟进王老吉的价格战之后,仅仅一年时间,价格已经跌至四十几元。

已经退市的“仙股”中弘股份曾经在2018年8月披露过加多宝的财报情况,2015年、2016年、2017年连续三年加多宝的净利润分别为-1.89亿元、14.8亿元、-5.83亿元。就营业收入来看,2015年加多宝主营收入为100.4亿元,2016年该主营业务收入仅为106.3亿元,增速只有5.8%。另外,2017年,加多宝净资产已达到-3.45亿元,已经资不抵债。但加多宝随后表示,这一数据与事实严重不符。

尽管否认了这一数据,但加多宝已于2018年3月做出了一次换帅调整,李春林接任王强出任接多宝总裁,并在之后公开回应了加多宝面临的部分困境。

经济观察报援引李春林的观点称,在诸多困境中,影响最大的是中粮的“断供”带来的停产争议。中粮包装是加多宝的供应商,90%的加多宝包装罐来自于中粮包装,李春林形容其为加多宝的“血液”。 双方的合作关系已延续20年左右,不过,在2018年二季度,中粮包装决定停止供罐。以中粮在加多宝产业链中所占的地位,一旦停止供罐,加多宝的生产便无法正常进行。随之而来的便是加多宝部分工厂停产,现金流也陷入停滞。

这或许是对2018年8月,多家媒体连续爆出加多宝停产、工人欠薪等事件的回应。

不过,在2019年1月7日,加多宝官网发布了一则公告,显示中粮包装与加多宝签署了《中粮包装——加多宝2019年度供罐合作协议》。根据这份协议,中粮包装在2019年供应的罐体总量将达到加多宝全年产量的70%,这也就意味着中粮包装将继续成为加多宝最重要的包装供应商。

卷入中弘股份的重组风波,则是加多宝面临的第二重困境。彼时,因为中弘股份已在A股市场上濒临退市,此时突然传出加多宝可能参与重组的消息,让加多宝在市场上的关注度再度提升,与此同时,前文公布的加多宝并不“漂亮”的财报,也让外界产生了对加多宝的诸多质疑。

李春林曾对经济观察报公开表示,“中弘股份的公告出来之后,银行给我们很大压力,所有银行都把我们列入高度关注名单,大量贷款要我们提前还。经销商更担心。更不敢打款。”

在接任后,从2018年9月起,李春林通过多次走访,渐渐缓和了这一紧张局势。

由于微信无法分享本站内容,可将网站文章通过QQ或脸书及推特分享。